首页 资讯 正文

潘兴广场借助疫情取得高达70%的回报率 连续第二年刷新纪录

A股珠宝大王莱绅通灵闹剧:董事长举报大舅子 公募大佬一度站台 2021-1-21 7:11 资讯 394052℃

孝感制作证件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本地办证件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理证件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制作证件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结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离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理假离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大专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不动产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大专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学位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高中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中专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高中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中专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出生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会计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电工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焊工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理假英语四级成绩单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职称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英语六级成绩单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做假房产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营业执照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假资格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刻章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文凭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操作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大专毕业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资格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制作证件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出生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工程师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土地使用证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营业执照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英语四六级证书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英语八级证书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孝感办日语等级证书【+微Xin号: 18222279795】 美基金大佬斯卡拉穆奇:比特币好过黄金 有望涨10倍

一条微博轰掉爱尔眼科270亿?失明的抗疫医生艾芬杠上湖南首富造纸板块拉升 宜宾纸业涨停欧林生物连亏产能利用率低 销售费偏高关联方涉贿案换10万美元少花6.56万元了 人民币还会继续升值吗?奥园健康盘中涨超11% 近日获董事会主席增持

  电话另一端,能听到李建强(化名)间或咳嗽、点烟的声音。他直言,现在没有工作,住到了上海“郊区的郊区”,每天就煮点挂面吃,被银行贷款压得喘不过气,房租都快交不起了,还开始脱发。 “过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。”李建强说。 这一切,要从2018年7月李建强与万东昊合作“倒卖”电竞选手开始说起。后者曾是英雄联盟某职业电竞战队总教练。 2019年7月,李建强发现万东昊未将自己和朋友投资的1000多万元用于选手交易,并且开始玩失踪,遂报警。两个月后,万东昊被警方抓获。 让李建强难以理解的是,万东昊将大部分诈骗所得,用于直播平台消费、打赏网红主播,数目高达六、七百万元。 2018年,某会计私吞930万公款打赏主播的新闻,因涉当红主播冯提莫,引发社会热议,后冯表示愿退还打赏。有法律界人士认为,直播是新兴行业,打赏系女主播合法收入。也有专家表示,打赏算不上买卖行为属赠与,应追缴。 2019年7月3日,万东昊涉嫌合同诈骗罪案,在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打赏是否算赃款?是否应追缴?7月29日,该院宣传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案件还未宣判,不便接受采访。 “暴利神话”下的骗局 翻看李建强和万东昊最初的聊天记录,充斥着要发财的感觉。 李建强向万东昊询问一个黑马选手的行情,后者表示,已经有老板愿意出300万,而他准备压到400万,再找职业选手谈成本。 随后,万东昊发来俱乐部找他询价的微信聊天截图,其回复“有队伍出350万”。万东昊告诉李建强,“最低175万可以拿到选手,转手俱乐部报价450万。已经3家报价,我取最高的。如果做,咱就吃。这笔我赚利润的10%”、“老板(万)吃肉我喝汤,美滋滋”。 万东昊的微信朋友圈签名是“一介渔夫” 李建强显然已被冲昏头脑:“咱们合作愉快,一起赚钱。” 万东昊今年27岁,曾担任过英雄联盟某职业战队总教练。李建强比万东昊大3岁,此前做化工行业。2018年8月,他通过朋友在上海认识万东昊,后者称有英雄联盟职业选手资源,可以买进再卖出赚钱,但需资金。不到一个月,李建强通过投资获利11万。 “现在我怀疑那是他做的局,钓我上钩。”李建强回忆说,此后,两人决定大力合作,签订多份协议。 澎湃新闻注意到,签于2018年10月28日至2019年4月的四份巨额委托协议,最早的一份选手购买金为210万,要求在64天内完成交易,若出现不可抗力因素,保证交易到期一周内退回本金,若出现售价低于360万,交易需要李建强同意。最高的一份选手购买金为340万,协议约定万东昊保证“卖出金额不得低于700万”,协议执行时间为半年。其中三份约定,双方利润对半分,另一份,万东昊拿利润的30%。 万东昊和李建强签的协议。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,俩人还商量趁着“暴利的红利期”抓紧注册公司,万东昊甚至称,自己想“垄断这一块”。 李建强原本和朋友合伙从事化工行业,攒了两百多万。因为身边有做网红主播、电竞选手经纪的朋友,“听过许多暴富故事”。其对万东豪职业电竞战队前总教练的资源深信不疑。第一笔170多万,以及几笔小额协议推进不下去时,万东昊退款很快,这让李建强愈加信任其“最坏的情况是保住本金”的承诺。万东昊还常发其与选手、俱乐部老板的聊天截图给李建强,麻痹李建强不断投资。 按照协议约定,李建强不得私自联系选手,因为这是万东昊的“资源”。因为回报一直不到位,在李建强反复要求下,万东昊会拿出和选手、俱乐部签的协议,但只是让李建强从其手机上看一眼。万东昊称,这是为保护选手,避免走漏风声影响交易。 事后证明,这些聊天截图绝大多数系万东昊自导自演,有电竞选手向李建强出示证明表示,根本就不认识万东昊,更未与其交流过。与选手、俱乐部签的协议,也是万东昊伪造。 过千万的投资款,其中只有200多万是李建强自己的,其他都是亲戚朋友的。2019年7月11日,已经焦头烂额的李建强,通过朋友与万东昊之前声称运作的一名选手联系,他恍然大悟:自己被骗了。 被逼问之下,万东昊甚至伪造韩文合同欺骗李建强。 诈骗千万,七百万打赏网红主播 发现被骗当天,李建强从上海赶到河南郑州,却怎么都无法联系上万东昊。随后,李建强紧急赶往万东昊的焦作老家。 在失联前,万东昊曾向李建强发来自己委托律师向俱乐部催款的律师函,但李建强联系律师,后者称,自己只是应万东昊要求出具律师函,但并未发出。李建强委托律师联系万,结果律师被万东昊拉黑。 万东昊的老家,让李建强大吃一惊。 万东昊老家,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建的筒子楼里,一室一厅的房间,只有三四十平方米。万东昊的父亲,因为前几年心脏出现问题不能干重活,下岗在家,母亲在做工。其父母告诉李建强,他们也联系不到万东昊。三天后,李建强陪着万东昊父亲报了警。 此前,李建强要求担保时,万东昊曾虚构其父亲为上市公司高管,在自己和父亲名下有多套房产,反复强调愿以房产做抵押,但每次要公证时,又以在外地、工作繁忙推辞。 两个月后,即2019年9月3日,万东昊因涉嫌合同诈骗罪,被山阳区公安局刑拘。李建强从警方处获悉,万东昊当时跑到了泰国,待了一个多月后回国,在新郑机场被抓,“可能是没钱了。” 2020年5月28日的焦作市山阳区检察院起诉书【焦山检一部刑诉(2020)94号】显示,因案情复杂,该案曾被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;以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二次。 起诉书称,2018年8月至2019年6月,李建强陆续转给万东昊1106万元用于选手交易,期间万东昊未按协议将合同款项用于选手交易,而将合同款项陆续用于个人熊猫、斗鱼网络直播平台花销、还帐及消费等。案发前,万东昊退给李建强310万。 2019年7月3日,万东昊涉嫌合同诈骗罪案,在山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庭审中,万东昊称,共700多万没有用于合同履行,主要用于直播花销。其中,熊猫平台大概四五百万,斗鱼平台200多万,“通过给平台知名大主播刷礼物,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”。 公诉人当庭指出,万东昊在斗鱼直播平台中,一共消费213.5万,“斗鱼公司对数据统计不予说明,是我们自己统计出来的”;2019年3月31日,万东昊在斗鱼开直播房间。在此之前,万东昊在斗鱼消费115.98万元,收益9232.63元。 公诉人还指出,因熊猫直播平台已倒闭,万东昊的消费已无法查询。该平台一主播表示曾收到万东昊100多万礼物打赏,后返还给了万东昊。两人在熊猫平台上互刷礼物,是违反行业规定的。 庭审中,万东昊对合同诈骗的罪名没有异议。公诉机关当庭建议,判刑13年,罚款10万。法院未当庭宣判。 “得劲一年,毁了一生” 在李建强眼里,万东昊看起来比较老实,“像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孩子,比较有冲劲”,“开始比较谦虚,后面感觉有些膨胀”。 万东昊是家中独子,只有初中文化。谈到儿子,万东昊的父亲说,自己对此毫不知情,他“想都没敢想”,儿子能骗别人1000万。 “到现在为止,我都是迷迷糊糊的。他一直和我说的,是在上海和别人成立了公司,搞5G开发呢。”万东昊的父亲说。 万东昊高中毕业时喜欢说唱,后来迷上电竞,附近有个孩子玩电竞还参加过世界比赛,所以,家里也就没怎么反对。2016年,其曾称要组战队打比赛,家里给他了50万,其又借款80万,都赔了进去。后来,万东昊年纪大些,就转做了教练。“他挣点钱还点,我也挣点还点,慢慢才还清。”万东昊的父亲说。 在万东昊的父亲眼里,儿子有冲劲,他也支持孩子闯一闯。 2019年底,万东昊回了家,过完年后就一直留在老家,还成立了一家传媒公司。他告诉父亲,因为上海成本太高,所以想把公司挪回焦作。除了公司的房租,公司买家具的钱,都是万东昊父亲垫的。2020年4月,公司开始运作,还没两个月,万东昊就跑路了。其被抓后,公司也关了门。 万东昊的父亲理解不了儿子为何会巨资打赏主播。“他要是对家里这么大方就好了。”万东昊的父亲说,儿子“有钱”以来,对家里最大的表示,是2018年8月家里买新房时,拿了25万,以及今年春节给了家里1万。 在“有钱”后,家里购房时,万东昊曾出资25万,其父亲表示愿意卖房还债。 为了弄明白儿子为啥会把钱打赏给主播,万东昊的父亲专门下载了斗鱼,看来看去,也没弄明白门道。万东昊在家里,有时,他会看到儿子拿着手机躺在沙发上看直播,但不清楚具体在做啥。 “说句良心话,恨得牙都疼。当时,他要说做主播,我绝对不支持。”万东昊的父亲说。 如果按照公诉机关建议的刑期,万东昊出来就已40岁。“得劲一年,毁了一生啊。”万东昊的父亲说,他把自己近期做保安的工资,凑了1万给李建强,也同意卖房将儿子给的25万还给李建强。他希望李建强原谅儿子,让儿子早点出来,挣钱还债。但他明白,如果自己是李,也不会原谅儿子。 在他看来,儿子不会做人,“小李是他的贵人啊,现在张嘴要几十万,哪个老板敢给你?” 赃款打赏给主播该不该追缴?存争议 李建强说,他虽然痛恨万东昊,但更关心的,是被万东昊打赏掉的赃款能否追回? 他认为,万东昊当托给有些主播打赏,对方再将打赏返回,有洗钱嫌疑。此外,“如此巨额打赏,平台就没监管?” 2018年,某会计私吞930万公款打赏诸多主播的新闻,因涉当红主播冯提莫,引发社会热议,后冯提莫表示愿退还男会计对她的打赏。 据《北京晚报》报道,有法律界人士认为,直播是新兴行业,女主播通过付出特定的劳动,获得观看表演粉丝的打赏,是其合法收入。如果主播在不知道钱款来源的情况下,女主播是善意第三人,不应该退还。不过,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,打赏算不上买卖行为,应属赠与。而且主播不是针对一个人聊天。 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》第11条规定,被执行人将刑事裁判认定为赃款赃物的涉案财物用于清偿债务、转让或者设置其他权利负担,第三人无偿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涉案财物的,人民法院应予追缴。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认为,男会计挪用公款打赏案中的女主播,适用该情形中的无偿取得。“善意取得的一个核心要素,是支付了合理对价,但是,在网络直播中,主播表演的内容还不如一场几十元的电影。” 李建强告诉澎湃新闻,自己在朋友间的信用已经破产,原来从事的化工贸易也早已退出,因为信用卡还款压力太大,开始脱发、长斑,生活全毁了。 “都是成年人,怎么会几百万往里面打赏?”李建强指出,万东昊都打赏了那些大主播,分别多少钱,他很关心这些问题。 7月29日,焦作市山阳区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公安机关对万东昊所诈骗赃款流向做了详细调查,对其中一些采取了措施,比如冻结账户、查封房屋等。打赏是否应追回,需法院作出认定。对此,山阳区人民法院宣传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此案还未宣判,不便接受采访。

【编辑:简书】

美台要搞所谓政治军事对话 外交部回应:强烈谴责全国应急管理系统全面履职第一年:抗疫情抵洪灾 践应急使命

事关年夜饭“规格”猪肉、鸡蛋要涨到哪儿去?晚间公告热点追踪:南极电商拟5亿元-7亿元回购公司股份

Tags: